大家好,我叫陈伟峰,是一个户外的爱好者。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磨房深圳百公里”。这是一张深圳的地图,首先我们看一下,它是一个狭长形的形状。在这个地图的右侧完全是绿色的,中间毗邻香港的这个部分,其实是深圳最中心的地方。

2000年的时候,全国的户外活动其实都是刚刚开始的一个状态。我们当时是在新浪旅游论坛上做交流,后来在很多不同的城市都成立了自己的一个交流空间,就是BBS。我当时在深圳也建了一个论坛,起的名字叫作“磨房”。

为什么叫磨房呢?我们玩户外的人都说自己是驴子。驴子拉磨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磨房。这张照片可能很多人都看到过,这是磨房的一个驴子,叫墨汁。这是他2003年徒步贡嘎的时候拍的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作为整个磨房的封面用了好多年。我们现在说的是“磨房深圳百公里”,前排蹲着穿白色T恤的男生是行云流水,他是2001年磨房深圳百公里的发起人。

当时为什么会想起来发起这样一个活动呢?行云流水当时看到香港有叫“毅行者”这样的一个活动,活动方式就是走一百公里的山路。他就想我们是不是能够在深圳去尝试24个小时不间断地行走,当时香港的毅行者是36个小时或者更长。

他就在磨房发了一个帖子,说我们尝试一下,在深圳24个小时不间断地去完成一百公里徒步。他当时这样一个很不经意的倡议,没有想到后面十几年会一直延续下来。这个是2001年的磨房深圳百公里,就是第一届百公里的线路。

左边这是活动的起点,是在海上世界。右边是刚才看深圳地图上绿色最多的都是山林的一个地方。而且当时有一个叫作全国最美的十大海岸线的徒步线路,是穿越东西冲的一个线路。我们的终点就是放在东冲这个位置。

这是行云流水和他的太太如风。行云流水是完成了全程103公里的徒步,他的太太是在72.5公里的时候就下撤了。他说他们走到大概60公里的时候就基本上已经到了人体的极限,特别是如风,她的大腿、小腿还有脚底板都已经很痛。

长距离徒步其实是重复地使用同一块肌肉,它会很痛。如风哭了4次,因为真的很痛。行云流水也劝她说你可以先撤了,不用再坚持了,很多朋友也劝她下撤。一直走到大概72公里多的时候,她也不希望她的朋友或者行云担心,她就下撤了。

在如风下撤以后,后面还有大概三十来公里,行云流水他是一个人在走。当然有很多的朋友跑步也好,骑自行车也好,陪着他一起去完成这后面的百公里的线路。第一届的百公里,52个人出发,有6个人最后走完了103多公里的全程。

第一年有52个人走百公里,到2016年的时候有8万人参加百公里。我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作为一个志愿者参加到百公里里面。基本上每年我都会去做收尾的工作,就是开个车去看中间还有没有人还在路上走的。

我是看着百公里从最开始的一个爱好者希望挑战自身,希望去体验百公里徒步的这样一种自发的行为,逐步地成为了一个几万人参加的公众活动,一个城市的大型公众活动。

参加百公里的人有两种心态,很多人其实是过来玩的,有这种帅哥好基友大家一起来去徒步的,还有双胞胎的妹子。也有一个团队大家一起去走,走完以后会非常非常兴奋和happy。

我们有这种非常从容地在路上走的老人,也有很有范儿的骑自行车来走的老人。我们有正儿八经很认真去走的小朋友,还有一路玩过来的小朋友。这个可能是我们看到的最小的百公里的参加者,2011年她大概2岁多一点,她爸爸背着她参加了百公里,这位父亲也是2008年百公里的总协调人。2012年她又参加了,小朋友长得还是蛮快的,这个脚就长出来了。当然也少不了带着狗狗的。

情侣在百公里路上是一直都有的,而且还有求婚的。每年都会有人在终点求婚,而且不只一对。有东土大唐来的法师,也有老外。

这一位叫蓝天白云,她在2009年的时候出了一些意外,之前她是一个山地爱好者,也是一个独立的摄影师。这张照片是在2011年她第一次参加百公里的时候拍的。为了这次演讲,我还特地跟她通了个电话。

她说她当时记得非常清楚,2011年的时候那个路非常地难走,有很多的山路,而且不是很平。她推起来很辛苦,上坡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来帮她。碰到台阶的时候,大家会帮着一起抬她。2012年、2013年她都来参加了百公里。

我跟她通电话,是因为我之前没有跟她真正地面对面过。她的笑声听着非常非常地爽朗,就跟她这张照片上很开朗的表情一模一样的。她现在人在拉萨,在拉萨的仙足岛上开了一个客栈,名字叫作卡蓝。前两年她还尝试着去滑雪。

这是我们百公里的一个拥趸,他也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个人物。他叫井冈翠竹,他本职是物流公司的普通员工,是一个非常活跃的户外爱好者,在磨房他经常会发帖,召集大家出去一起爬山,一起去徒步。

从2004年到2013年,整整十年百公里,他每年都参加,每一次都完成了全程,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我们可以看到岁月在他脸上还是留下了非常大的痕迹。磨房有很多这样走了很多年百公里的人。

在完成了十年百公里的心愿之后,他说我现在可以换一个身份了,就是转身做了一个志愿者。最近这几年他都是作为志愿者,带着他的二三十个小伙伴承包一个签到点,在这个签到点为大家服务。

参加百公里有两种心态。第一种心态就是把百公里当作一个party,很多老朋友一年没见了,又在百公里碰到,大家一起聊聊天。还有一种人是想去体验,他希望知道在完成这种体验的时候,他的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极限,有没有可能去突破这种极限。

我找了一组照片,是不同的人,从这个里面能看到,做一个24小时不间断的百公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很high,都很happy,走在路上的时候觉得肯定没问题,信心满满的。

大概走上二三十公里的时候,人还是很happy的,就说有点累,要休息一下,这都是没有问题的。

一般来说走到四五十公里的时候,脚肯定多多少少会有各种的问题,需要保护一下。走了几十公里以后的确会有点累。

一个通宵以后,基本上你是沾到地就能睡着的状态,不会选地方的。

你的脚趾一定是打了各种水泡的,这张照片是比较温柔的,还有更严重的。

到了六七十公里或者七八十公里的时候,人肯定是走残了的。

普通的人大概走二十公里是没有问题的,走四五十公里就会稍微辛苦一点,但坚持一下也能够完成。但是超过五六十公里以后,你一定是需要有一些准备的。而且像走到这种程度的,很多时候它的伤害其实是不可逆的,特别是对膝盖的磨损,从我们来说我们并不推荐。

两个人相互扶持终于走到了百公里的终点,我们现在可以摆个pose了,可以秀一下我完成百公里了。这是不可能的,你真正看到的完全是另一种状态。所以百公里它其实是非常非常辛苦的,跟大家想象的不一样。

百公里穿过了深圳的五六个不同的城区。前面半段,大概50公里左右是在市区,后面的50公里基本上是进入深圳的郊区。这里面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个人最喜欢的百公里的两段路。

这一段路是从起点开始的,大概有十来公里的一段线路。它一边靠海,你会感觉很舒服,特别是傍晚的时候会感觉非常地舒服。

这整片区域实际上是填海填出来的。再靠里面这一边的话,是深圳最新的高新科技园区。里面有很多像百度、阿里这样的公司,它们在里面都有办公楼。左边靠海这一边,它的整个路是在靠海这一边的。

天气好的时候隔海就能看到香港,而且能看到香港的山和楼。在十几公里终点的那个地方,是深圳的一个红树林国家自然保护区。它毗邻着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这两个是挨在一起的。米埔的保护区是WWF在管的,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候鸟过冬的地方。

另外一段我非常喜欢的路,是在整个行程大概50公里左右的时候,也是差不多有十来公里,就是整个梧桐山的后山。它非常有特色,在后面有铁丝网。

我们当年说,一个老人画了一个圈就画出了一个深圳,但深圳它本身其实是分成两个部分的,靠近香港这部分就叫关内,之外的部分叫关外,它中间是用类似于这样的铁丝网分隔开的。

整个铁丝网有90公里长,百公里大概用了其中四五十公里的线路。走在这个路上的时候,特别是人少的时候,走在里面会很有历史的穿越感,会感觉到又回到几十年前深圳刚开始的时候,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它会分成不同的部分。

进到二线关的时候,会有边防的武警,需要有通行证才能进到关内,能看得到深圳的这样一个历史。还有一个小的插曲,在2010年的时候这个城市要去修绿道,他们计划往石板路上面去铺上沥青,而且已经开始施工了。

大概施工了有两三百米的时候,一个驴友发现了说我们的二线关它要被铺上沥青了。他就在磨房上发帖子吐槽说,二线关应该保留历史原来的样子,而不是给它铺上沥青。第二天深圳的很多报纸媒体就开始跟进来报到这件事情,最后二线关还是保留着现在这个样子。

很多人都会说你们组织百公里,上万人参加,一定会花很多的时间、很多的精力、很多的人去组织。这是2017年百公里的起点,我们做了一个深圳百公里志愿者荣誉墙。我们把2017年的百公里的志愿者的名字打在墙上面,差不多有2000人。

这里面分了很多的组。我们有做前期的线路的组,有负责签到的组,负责纪念品的组,负责后勤物资的组,还有负责通讯的组,还有应急救援的、医疗的等等等等。百公里有一个非常好玩的地方,就是每一年有一个不同的总协调人。

这个总协调人是怎么产生的呢?我们每年的三月份的第三个周末做百公里,大概四月份的时候就会组织义工组的组长一起吃个饭,其实也是个非正式的总结。

然后我们在这个饭桌上大家就会聊,第二年百公里谁来做总协调人。这个时候可能某一个老的志愿者有这个意向,然后我们大家饭桌上就开始起哄,就说你来干,没问题的,我们来支持你。这个人就半推半就的把这个活接了,接了以后就开始要筹备百公里的工作。

这么多年,其实没有一个规矩说只能当一届的总协调,然后第二年就不能干了,但是我们发现基本上没有人说我今天干完了我觉得很好玩我第二年再干。为什么呢?太累了。

每年百公里差不多八九月份就要开始筹备,到第二年三月份去走百公里,差不多会需要有半年左右的时间。特别是在百公里前的大概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个人基本上会变成全职,而且我们有些时候会找到快要离职的那个人来做百公里的总协调。

这是我们2004年百公里的总协调人,他叫Stray,我们叫他小S。

百公里有两年是露营的,这是百公里露营的第一年。当时他提出的口号是“团队合作”和“回归自助”。为什么呢?因为他看到了前面三年的百公里,有越来越多的人觉得,我是走路的,我很辛苦,你们要给我做保姆。

这个时候他就提出来说你不要去等着别人来给你做保姆,你要自己搞定你自己。这才是徒步的精神所在。所有露营的装备,整个百公里行程中间所有的食物,你需要自己来去背。这是他这一年提出来的主题。

2005年的总协调人是这个帅哥,叫清凉。

他提的百公里的主题是叫“享受户外,学会放弃”。为什么呢?因为前几年户外的发展,有很多人进来以后就开始争强斗勇。就是我觉得我很能干,我比你强,我这条线路大概多长时间完成,我跑得比你快。

这个过程其实会有很大的安全隐患,特别是在运动伤害这方面。我们看到了很多人因为过度的运动伤害,而导致身体上不可逆转的一些损伤,然后就慢慢地淡出了户外。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所以那一年他提出了这样的一个主题。你需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去把控,去玩户外,这样你才有更长的时间去玩。

前面那个背娃的帅哥,他是在2008年成家的,所以他在那一年就把“家”这个字假公济私地就塞到百公里的主题里面了。在那一年他干了一件变化非常大的事情,就是把整个徒步的线路,从西边走到东边改为从东边往回走,就是从郊区往市区走。

第一个契合了我要回家的这种感觉,第二个,以前到了终点以后的人员疏散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几千人要疏散。如果往市区走,走到了以后就是回到家里了,疏散的问题就解决了。

但实际的效果怎么样呢?非常地糟糕。所有的人在出发以后,大概三四十公里、四五十公里的时候,会要下撤。但那个时候就正好是半夜,荒郊野岭的,而且没有公共交通,然后就被吐槽得一塌糊涂。

我们百公里有很多这样的事情,但百公里实际上真的是非常开放的一个平台,你可以把任何的idea装进来。好的东西我们就留下来,不好的东西抛弃掉就OK了。

其实参与百公里,去走是一种方式,另外一种方式就是去做志愿者。我们有很酷的志愿者在路上给大家指路。

我们还有专业的医护人员在志愿者团队里面,就是给起水泡的挑水泡。

前面看到的是在编的志愿者,除了在编的志愿者以外,每年会有很多人自发地来,觉得百公里这件事情很好玩,我要参与到这里面。这个小乐队,每年百公里基本上都会来,会在签到点给大家加油。等签到点人流过了以后,他们会开着车到下一个签到点再继续玩。

百公里在半夜的时候会路过一个叫背仔角的边防线的检查站,当然现在这个检查站已经撤掉了。当时还有这个检查站,还有武警把守关口。在半夜的时候,这些武警就会准备很多茶水,给百公里路上的这些人。

其实这样的人有非常多,就像我们看到的这样,他们自己掏钱出来煲粥,或者我煮了几百个茶叶蛋,或者洗了一大盆的黄瓜放在路上,分给在路上参与的人。

第一届活动开始到几千人规模的时候,我们其实没有去向有关的部门去申报,但你会看到沿途都会有公安、交警出现在这里,包括城管、卫生清洁员,他并不是来制止你,而是看到百公里不错,想着怎么帮到你。每一年他们都会通宵陪着我们在百公里的路上。

可以说整个城市都在参与,这个城市给到百公里非常多的支持。

有人问我说为什么百公里会在深圳发端,而不是在其他城市?百公里跟现在的马拉松有什么区别呢?

马拉松我感觉它更像是一个现代化工业社会出来的产品,它是一个产品,它是可以复制的。但百公里是一个种子。你把这个种子丢到山里面,有阳光、有雨露的时候,它自己会发芽。

在2000年的时候,深圳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城市,平均年龄不到30岁,都是年轻人,都是外来的移民,在磨房这个平台上大家是没有个人的社会的身份的。在百公里的24小时,其实是切换到另外的一个平行空间里面,很单纯地我就是来走路的,我就是来做志愿者的,非常非常简单的一个念头。所以说深圳人成就了百公里,深圳这样一个土壤才让百公里发芽。

2001年在百公里最初的时候,它更像是一堆爱好者要体验,要挑战。到了2016年以后,特别是在2009年、2010年,很多公众参与到百公里里面,这个时候百公里就已经慢慢地从一帮爱好者的聚会,变成了一个公众参与的大型活动。

我自己比较喜欢的是2005年、2006年,或者2007年那个时候的百公里。大家很单纯,都是一些爱好者,我们做一个爱好者的party,也不需要说还有更多复杂的意义或者含义在里面。

在2008年的时候整个磨房讨论过,百公里这个小船到底能够承载多少人。但实际上,从2009年、2010年以后,百公里已经成为了深圳这个城市的公共活动,它本身已经担负了这个城市的一个更大的责任。2017年的百公里以后,百公里已经成为这一代深圳人的一个共同的记忆,它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个符号。

我心目中百公里其实就等同于这样的参与者。而且我相信在若干年之后,他们会记得某一年的三月份他们曾经有一个通宵,一直没有闭眼。

最后让我用一个驴友的话来结束我今天的演讲:有哪一个城市能够年年有上万人依山傍海日夜行走?只有在深圳,只有在百公里。希望我们能够一直走在百公里的路上。

谢谢大家。

留下一个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此处输入您的姓名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